青島海諾學校英語課程:注重人的發展的語言教育(組圖)

2019-10-16 10:23:47   國際教育頻道    來源: 樂學網

  青島海諾學校

  HAINUO

  青島海諾學校英語課程注重人的發展,在IPC課程理念的指引下,以“外研社英語(NSE)”為基礎,融入“劍橋國際英語(Cambridge English)”,同時依托學校獨有的師資團隊構建的“大腦浸潤式全語言課程”,三者相互融合,相輔相成,全面提升孩子語言和思維的發展。

  同時,海諾學校更注重外語環境的創設,通過開設外教科學、體育和戲劇等課程,讓孩子在真實的外語環境下體驗和交流,發展語言能力、拓展國際視野。

  作為海諾國際課程研發中心的主任,對此也有自己一些思考和做法:

  一、注重人的發展的語言教育

  第二語言(外語)教學的歷史可以追溯到18世紀末,直到文藝復興時期達到鼎盛。

  那時的人們為了適應科技、經濟和文化的快速發展,不得不將自己迅速的培養成雙語人才,對第二語言和外語需求史無前例的巨大。

  所有人都把聚焦點放在語言學習本身,各種打著適應當前社會發展需求的語言學習流派出現,導致方法之間差異巨大,學習者們被要求學習越來越多的語言知識。但是培養出來的人,卻沒能適應當時快速發展的社會。

  回到21世紀的今天,我們現在正在處在一個社會飛速發展的時代。社會在進步,可是我們的外語教學卻沒有能夠適應社會的發展。學習方法層出不窮,孩子們被要求學習更多的外語知識,仿佛又回到了20世紀40年代。

  親愛的家長們,當您帶著孩子來到這個車水馬龍,人來人往的世界,您是否愿意不去追趕那些大步流星的人群,帶著自己的孩子慢下來,來海諾學校體驗和感受注重人的發展的語言教育。

  二、什么是注重人的發展的語言教育?

  01 /

  語言學習哲學觀的改變

  從碎片化走向全語言

  很多家長一直很苦惱:為什么孩子入學前沒發現孩子在學習語言(母語和外語)上有什么困難,而入學后發現孩子學得辛苦且痛苦,家長監督的更痛苦。

  其實問題不在孩子,而是我們傳統的英語學習一直將重心放在語言學習本身和老師的教學上。

  比如:學校為了讓語言學習變得簡單,將完整、自然的語言拆成抽象而細碎的小片段,認為兒童學習語言就應該從小單位(詞匯)到大單位(篇章)。

  于是老師們把完整的語言拆成一個個語音、單詞和詞組,語言看起來簡單了,但同時也將語言變成一些與兒童的需要和經驗無關的抽象事物,變成了他們不理解、與他們毫無關系且不感興趣的符號。當我們刻意把語言變得容易學時,反而把它變難了。

  那什么樣的語言學習是容易的?

  我們通過一個表格來對比:

  全語言(Whole Language)一詞是20世紀80年代以后普遍被使用的,其實在此之前,在許多不同的地區和國家里,已經有很多的相關討論和嘗試。

  它不是一門課程,也不是一種教學方法,它是一門教育哲學觀,是教育視角從老師的教學到學生學習和發展的轉移,是對人的關注,提供給學習者完整和真實的語言場景,避免碎片化、機械重復的語言學習方式,讓語言能夠為人所用、推動人的發展。

  當我們把視角從語言教學轉向學生學習和發展時,我們會發現保留語言的完整性有多么的重要!

  給學生提供機會讓他們去實際的使用語言;鼓勵學生談論他們的學習;鼓勵他們問問題,聆聽對方的回答并做更進一步的討論;建議學生記錄生活里發生的事并與他人分享;與學生共讀具有完整語言場景的故事等等。

  這樣的改變,您喜歡嗎?

  02 /

  語言學習方法的轉化

  從學得走向習得

  我們通過兩種不同的方式來提高我們的語言能力:學得和習得。

  學得是一個有意識的過程。比如:老師教給孩子語法和規則,孩子記住這樣的語法和規則。這是一個能看得到的過程。

  習得是一個無意識的過程,當習得發生的時候,我們是意識不到的,很多知識是無意識的就存儲到了我們的大腦里。比如:在入學之前,沒有任何人教,孩子突然能說出一些讓我們吃驚的詞。這是一個看不到的過程。

  為什么一個小嬰兒無論在什么語言環境下,在沒有任何人教的情況下,慢慢會說很多的話?

  因為周圍的場景足夠豐富,他們通過觀察周圍的人在何種場景下說了什么話,當類似場景復現的時候,他們便無意識的說出了相同或類似的話。

  當語言場景足夠豐富的時候,當語言作為工具去探索如此豐富場景和內容的時候,根本不需要教。

  什么樣的語言需要教?當語言剝離場景或者是語言的場景不夠豐富、孩子理解不了這些抽象的、無意義的碎片化的語言的時候。

  當下,很多學校的英語學習都是脫離場景學習語言,忽視了場景的重要性。但是我們的孩子大部分時間都是生活在母語場景中,外語場景沒有很充足。

  在海諾,除了外教能夠提供的外語場景之外,我們通過學習材料的變化來增加更多真實的外語場景,給孩子們提供內容完整和場景豐富的故事,這些故事能夠給孩子們提供更加充足的外語場景。

  當文字變得完整、場景豐富、有意義的時候;當語言作為工具去探索內容和意義的時候,當孩子們通過思考,將語言和背后的意義以及自己的經驗建立聯系的時候,“習得”就自然而然的發生了。

  我們不排斥“學得”,只是可以更多的給孩子們創設“習得”的環境,當環境有了,“學得”便會慢慢轉化為“習得”。

  這樣的轉化,您喜歡嗎?

  03 /

  語言學習材料的更迭

  從教學文本走向真實文本

  可以幫助孩子學習英語的材料有很多,大致可分為兩種:教學文本(Teaching Text)和真實文本(Authentic Text)

  教學文本(Teaching Text):比如按照語法規則編排的教科書,按照語音規則編排的自然拼讀,或者是按照語言難易程度編寫的的分級讀物。

  真實文本(Authentic Text):比如繪本故事,章節書和兒童小說等。不是為了孩子學習語言而創作的,更多的是通過文本傳遞一種或多種意義和思想。

  在海諾,我們在教學文本的基礎上,又增加了真實文本。原因有二:

  第一:當國內的中、高考慢慢削弱語法類的考題,增加閱讀和寫作比重的時候,我們不得不反思,傳統的語言知識的堆積和語法體系的學習已經似乎提升不了太多的分數了。

  尤其是面對寫作,創造能力的重要性便尤為的凸顯了出來,可是常年的知識堆積讓他們喪失了創造力,他們沒有時間去思考和想象。很多孩子在寫作中基本都是像套用公式一樣寫出一篇完全沒有靈魂的文章。

  語言的其中一個功能就是表情達意,當丟掉了“情”和“意”,語言只剩表和達,蒼白無力,像一具空殼。為什么會這樣,因為孩子在最該培養和發展想象力的年紀學習了過多的語言知識,喪失了想象力,談何創造力?我想不為語言學習編寫的真實文本更加能幫助孩子培養想象力和創造力。

  第二:當下越來越多的孩子選擇海外求學,他們中的很多人都會不適應,一方面來自于語言,更多的是來自于他們在面對一個問題的時候,他們視角單一,甚至沒有觀點。

  有一次跟二年級孩子共讀《Little Cloud》的時候,我們一起討論Little Cloud為什么要變成trees, 因為他喜歡trees從來屹立不動的品質,說是喜歡不如說是羨慕,因為cloud一直處于飄動的狀態,它們無法自己決定停下或運動。

  “那如何讓cloud也能像trees那樣never moved?” 孩子們說了很多種辦法,比如讓風停下,因為沒有風,云就可以停下了,可是我們無法讓風停下怎么辦?這時候一個孩子說“use imagination!(用想象)” 一個二年級孩子能說出具體操作辦法固然是讓人欣喜的,但是對比這些我們能猜得到的答案,我們更期待新鮮的視角。

  在跟孩子們共讀的過程中,我們會帶他們一起區分很多的概念,比如“real life 和 imagination”等,這些概念幫助他們在真實世界和優秀作者創作的想象的世界里穿梭、遨游,然后漸漸地他們對真實世界中的事情有了不同的理解,形成了不同的觀點。

  這些觀點反過來又會幫助他們理解這個真實的世界,故事是想象中的真實世界,在那個世界,孩子們可以經歷他們所無法經歷的人生,這些經歷共同組成了他們對世界的認識。

  英語不僅僅可以成為他們的學習和交流的語言,還可以幫助他們形成不同的視角和觀點,這種不同視角可以幫助他們更好的認識和探索這個世界。

  我想不為語言學習編寫的真實文本更加能幫助孩子形成這種視角。

  /在海諾,

  我們根據不同年齡段孩子的特點

  選擇了符合他們認知特點的真實文本。

  一到三年級的孩子比較適合富有溫情或充滿想象的繪本故事,比如:

  以及更多凱迪克獲獎繪本故事。

  四到六年級更適合貼近孩子們生活或充滿魔幻色彩的的兒童小說,比如:

  以及更多紐伯瑞獲獎兒童文學。

  這樣的更迭,您喜歡嗎?

  繪本不只是圖畫講故事,文字也講故事。如果只看圖畫,那只是喚醒了故事的一半生命。同樣,只看文字不看圖畫,也只是喚醒了繪本的一半生命。

  04 /

  語言學習方式的融合

  環境浸潤式結合大腦浸潤式

  環境浸潤式:主要流行于雙語學校。或所有科目、或大部分科目、或少部分科目由外教授課,改變了以往外語只在外語課中學習的模式,外語成為孩子們的學習語言。

  大腦浸潤式:強調大腦思考的作用!通過創造多元的讀寫機會,鼓勵英語作為第二語言或者外語的孩子們探索英語的讀寫世界,激發他們的思考,體會和實驗陌生的語言;強調可理解的輸入,將語言作為探索故事內容和場景的工具,思考和解碼語言背后的意義,將語言本身與背后的意義以及學生自己的經驗相連接,最終達到掌握語言和提升思維等級的目的。

  在海諾,外教的“環境浸潤式”教學(ESL,Science and PE)和中教的“大腦浸潤式”教學(國家課程和英語文學探究)強強聯手。

  我們要正確認識母語和英文之間的關系:母語和外語不是相互對立的,他們共同構成孩子的經驗系統和思考方式。

  外教所創造的英文環境對于孩子在英文學習初級階段的聽說訓練有相當大的促進作用,但是在讀寫方面顯現出了他們的局限性,尤其在閱讀中,孩子還無法用英文來理解和討論文字背后的意義和思想時,外教無法帶領學生進行更深入的討論。

  這時,中教的雙語優勢就顯現了出來,他們并不是用翻譯的方式帶領孩子理解英文的意思,而是孩子們在理解了文字意思之后,在他們還達不到用英文討論時,可以用自己的母語發表自己的理解。

  原因有二:其一,雖然討論的語言是母語,但是孩子理解的是英文,母語推動了對英文的理解;其二,當不斷深入討論后,孩子們提升的不僅僅是英文能力,還有理解力和思維等級,反過來說,當理解力和思維提升后,推動的不僅僅是英文學習,是所有方面的學習。

  這樣的融合,您喜歡嗎?

  當我們在談注重人的發展的語言教育的時候,并不是一聲華麗而響亮的口號,也不是為了改變而刻意改變,當語言教育者把目光從“語言”移向“人”的時候,我們談的并不是“改變”,我們談的是“發展”。

  親愛的家長們,你們愿意讓孩子來海諾學校,接受這樣的語言教育嗎?

极速赛车送彩金 自己赚钱去旅游的感觉 一定牛彩票网广西快3 云南时时彩 今曰贵州快3开奖号 龙王捕鱼网站 河南快三跨度走势图 好友三人组队麻将 澳门动态足球即时赔率 15选5 彩神争8大发快3官网 J8彩票游戏 急速赛车官网 喜乐彩票昨天开奖号 尚合彩票充值 黑彩时时彩稳赚 彩神通开奖结果